楠三岁

我是一个骗子
主要是电话诈骗
当然
你愿意被我用其他方式骗也可以

“喂,您好!您中奖了!一百万的大奖!”
“骗术也太老了吧”
嘟嘟嘟

“你儿子在我们手上!打钱!”
“啊?那你们撕票吧,我早就想再生一个了”
嘟嘟嘟

“你好,你涉嫌一起贩毒案,请来一趟”
“卧槽,被发现了,快扔手机”
嘟嘟嘟

???

我是个不成功的骗子

吱~嘎~
许久没有润滑的门轴发出了沙哑的呻吟,
有人推开了门,
却又许久都没有动静,

我强撑着眼皮,嵌了一条缝,
亮白刺眼的光照了过来,
晃得我头晕,
眯了眯眼,

“快看!哪里有吃的!”
“嘘,小点声!”
“你不要命了?”
“嘘~看到吃的太激动了,哈哈,”

吃的,
说的是我么?
应该是的吧…

非我所愿

       一愿郎君千岁,二愿妾身长健,三愿如同梁上燕,岁岁常相见。
       年妃夺宠,熹妃专宠,我又算得上什么呢。
       少时初见,惊鸿一瞥,从此我的心里就便有了一个温润少年。
       那样的俊秀美好,身姿挺拔,我总是躲在树后看着你,看着长剑武起,看着你吟诗唱和。
       我努力学习琴棋书画,努力学习治家之道,努力变成一个可以成为你正妃的女人。
       也努力的要走进你的心里。
       再之后,我有了你正妃的位置,有了你的嫡长子,甚至于我成了这天下最尊贵的女人。
       那,又如何呢,我不曾在你心里一丝一毫。
       我,只是一国之母,只是你的皇后,只是一个太后让你娶的女人,却不会是你的爱人。
      可,那非我所愿。

       从前,你的心里有个兰媚儿,后来,又有了一个凌若!
      何时会有个我!
      我不再年轻,不再容色倾城,更不如年妃容貌迤逦,不如兰媚儿娇柔妩媚。我从来都不是容色出众的女子,或许,如果我不是你的表妹,都不会被你看在眼里。可,我是那样深切的爱着你,爱着你少年时的言笑晏晏,爱着你被不得志时的隐忍筹谋,爱着你登基时的志得意满。
      可,你从来没有爱过我。
      这,非我所愿。

      我宁愿我们是一对民间夫妻,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,每日为生计奔波,就不会有那么多女人在你我之间,就不会有那么多龌蹉,我们的孩子就不会死去。
       北燕是个多么可爱的孩子吖,天真烂漫,无忧无虑。只是太过容易相信别人,太过相信那个凌若了。那个恶毒的女人把我们的孩子骗去放风筝,然后我们的北燕就死了。
       而你却包庇那个女人,包庇那个杀了我们的孩子的女人,你还记得我们的北燕吗。
      我开始了我的复仇,作为一个母亲的复仇。
      凌若与徐容远私通,窜逃出宫,我想我的机会来了。我联系上我的弟弟,务必杀死那个女人。而英格实在是太没用了,那个女人完好无损的回来了,被你从午门迎回,过往不究,册封为嫔,封号熹。你以后会和她有儿有女,恐怕早就忘了我们的北燕了吧。
      这些,实在是非我所愿。

      我还记得当年刚刚嫁给你的那段时日,我们也曾郎情妾意。八爷娶了兰媚儿,你奉太后之命娶了我,虽说情意不深,你也心灰意冷,但我以为,时间长了,你心里总会有我的一点位置。
      我是你的正妃,是你的妻子,却不曾有过浓情蜜意。你觉得我只是萧家用来制衡的一枚棋子,你却不知道这个机会是我用尽心机才得来的。我是那样的爱你,爱你成为了我半生唯一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 我进府不久,年家送来了年世兰,一个张扬美貌的女子,活泼热情。我从不曾亲口说出的爱,成了她引你注意的手段。你对她虽不曾有爱意,但也有了怜惜。我害怕,害怕你心里有了她,害怕年家势强,害怕我不能在做你的正妃。那样头脑简单的女人,稍微一点引导就会变成愚蠢的不会被你放在心上的女人。
冲动易怒的愚蠢女人,就算被抬为侧妃,也不会有威胁。
      可是,什么时候开始,这府里的女人,越来越多。有仰慕四爷高洁的女子,有各方派来的暗桩,有大臣世家送来的礼物,我实在是心力交瘁,还好,你并未在意她们。可,女人多了,是非多。我每天应付后院的女人们,却不曾发现你已经好久没进过我房里了。
      我不知道,原来,就算做你的正妃,竟然也理你这么远。
      这,非我所愿。

      萧家式微,抵不过新兴起的年家,我在这后宅里也愈发艰辛。没有你的宠爱,没有家族的势力,年世兰早已把正妃之位视作囊中之物。还好还有我的姑母算是疼宠我。
      先帝驾崩,姑母为太后,你为皇帝,却又因十四弟之事再起波澜。姑母借我之手掣肘后宫,我也要借姑母之力站稳脚跟,却不想得了你的厌恶。你将六宫分权,分给年妃宁妃,我一个皇后,不得宠,没有权,这寂寥深宫,阴冷彻骨。
      还好,我有北燕。自小聪慧又善解人意,北燕是我在这深宫里唯一的寄托。也由于北燕的缘故,你还会多看我几次,你对北燕寄予厚望,我也希望北燕可以成为你我之间的纽带。但,都是那个女人,都是那个卑贱肤浅的女人,害死了我的北燕,害死了我的希望。你却更加宠爱她,我无法不怨恨你。
      我怎么会不爱你,我怎么会不怨你,我怎么会不恨你。
      这,非我所愿。

      枯寂的宫墙锁住了我,锁住了我的爱,锁住了我的青春,锁住了我活下去的希望。
      我的手本来修长白皙,拿起笔来是最好看的,如今我的手枯槁老朽,连腐烂的枝丫都不如。如果我没爱上你,如果我不曾是萧家的女儿,是不是我会活得快乐一点。
      我愿来世不见你。

      一见四郎误终生。